新闻资讯

NEWS

号外|朱宁:罗默获诺奖众望所归 诺德豪斯是"黑马"

作者:发布时间:2018-11-07 00:24

(原标题:号外|朱宁:罗默获诺奖众望所归 诺德豪斯是"黑马")

网易财经10月8日讯 北京时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经济学教授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M. Romer),以表彰二人将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与经济增长方面的贡献。

威廉·诺德豪斯的研究表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问题的最有效方法是对所有国家统一征收碳排放税。而保罗·罗默展示了经济力量如何影响企业产生新想法和创新的意愿,他的研究为今天所谓的内生增长理论奠定了基础,该理论引发了大量关于鼓励新思想和长期繁荣的法规和政策的新研究。金誉彩票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朱宁向号外表示,此次罗默得奖是众望所归,他一直对整个宏观经济研究、分析方法和框架有很多批判,此前在世行担任首席经济学家时也对宏观经济学提出了不同的想法。诺德豪斯则比较关注环境及自然资源、人类活动对气候的影响。“这两位获奖教授一个代表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一个代表自然环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同样毕业于耶鲁大学的朱宁曾有机会听过诺德豪斯的一堂课,在世界银行工作时也曾与罗默碰过面。在朱宁的印象中,诺德豪斯是一个非常严谨,兢兢业业的教授。罗默在他眼中则更锋芒毕露,在年轻时就年少成名,“他有很坚定的想法,同时也相对激进和鲜明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朱宁认为,罗默获得此次诺贝尔经济学奖一个主要贡献是他的内生增长理论。罗默最早提出怎么能够把现有的生产要素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这个技术进步不是简单的科技进步,更多的是如何把现有的生长要素,通过内生的更有效的方式,产生更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生产关系。“他是第一个从宏观经济一般均衡的模型,从理论上提出了这种思路,而且对后面的学术研究也有比较大的影响。”

在朱宁看来,两位教授获此次奖都并不让人意外。“罗默得奖应该是众望所归,相比来讲我觉得诺德豪斯可能他会相对有一点黑马色彩。”

(网易财经 李兆元bjlizhaoyuan@corp.netease.com )

号外|朱宁:罗默获诺奖众望所归 诺德豪斯是黑马

以下为采访实录:

号外:您认为此次两位诺奖得主对经济学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朱宁:我觉得可能罗默教授得奖可能比较众望所归吧,他可能对技术进步,对宏观经济发展的研究,在主流和宏观里面还挺有影响的。但是他一直对整个宏观经济研究、分析的方法、框架,可能有很多的批判,前两年在世行担任首席经济学家的时候,对现在很多宏观经济学提出了很多不同的想法。诺德豪斯先生可能一直是比较关注环境、自然资源对经济的影响,或者人类的经济活动对气候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这两位得奖的领域,可能是宏观经济,因为宏观经济学已经很久没有人得奖了,大家一直在讲说,作为经济学当中最重要的一个领域,宏观经济学领域,很久没有获奖者,我觉得这个大的方向可能是宏观经济学。在宏观里面再分的更窄一点的,可能是偏重于发展经济学,就是整个对于长期的经济发展,影响长期经济发展的因素。这两位教授一个是代表人类社会或者科技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一个是代表自然环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两个教授都非常积极地参与政策的制定,罗默前几年当过世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诺德豪斯教授也是对碳排放,碳交易这方面做了很多机制和市场的设计。

号外:您之前见过这两位教授吗,对他们有哪些印象?

朱宁:诺德豪斯先生是当时在耶鲁上课的时候我去上过他的课,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严谨,并且从个人的感觉他是那种很兢兢业业的教授。罗默教授更锋芒毕露,比较年轻的时候就年少成名,当时在世行工作时我们在开会的时候碰到过,我觉得他是属于有很坚定的想法,同时也相对的表达自己的观点的方式也更加激进或者鲜明一些。

号外:您觉得罗默教授的内生增长理论是他的理论中比较精华的一部分吗?能不能简单地跟我们讲一讲?

朱宁:这个我觉得可能是他获奖最主要的贡献。因为原来大家都在讲说各种各样的生长要素的投入对宏观经济发展的影响,但是罗默第一次,one of the first,最早提出来说生产的能力或者我们的生产关系,怎么能够把现有的要素更好的结合在一起,大家说这是技术进步,这个技术进步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技进步,更多的是如何把现有的生长要素,通过内生的一个更有效的方式,来产生更有利与经济发展的生产关系。常理上来讲我觉得是非常合理的,但是他是第一个从宏观经济一般均衡的模型,从理论上提出了这种思路,而且相对对后面的学术研究也有比较大的影响。

号外:这两位教授有没有对他们影响比较深的经济学理论呢?

朱宁:罗默是罗伯特卢卡斯的学生,所以他在卢卡斯教授的影响之下,还是在比较传统的宏观经济经济发展理论里面,受到卢卡斯教授,整个比较传统的宏观经济学的理论的影响,他基本上纳入了人力资本和技术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的变化,他可能是在JPE(《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上有一个论文。

诺德豪斯他虽然没有一篇论文有特别特别大的影响,但是他对这个领域确实,大家一个是看到他的重要性,同时他可能在这个领域里面做了比较开创性的工作。他的贡献更多是在于开创了环境和气候,和气候的变化对经济的影响这个领域。

号外:您觉得今天揭晓的这两位得主,是意料之中的吗,还是也有一点点意外呢?

朱宁:我觉得这两位教授其实都已经被传了有一阵子了,他们两个都不太让人意外,其实罗默应该是所谓的众望所归,大家觉得他得奖应该是迟早的事。相比来讲我觉得诺德豪斯其实被提了很长时间,但是大家在这两者之间,可能他会相对有一点点黑马色彩。但是因为我自己是耶鲁毕业的,所以我觉得他还是挺实至名归的。一个是他在这个领域已经耕耘了很久,第二他对很多实际的经济增长的一些政策的建议,或者包括一些社会的影响其实还是非常重大的。尤其是随着这一两年大家对于环境,对于整个全球变暖的关注程度,其实大家都认识到这是有非常深远的,对经济发展的影响的。

号外:对这两位教授您能不能分别举一两个您认为最经典,最有价值的理论,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一下?

朱宁:我觉得罗默那个相对比较好总结,原来宏观经济都是外生的因素影响的,但是罗默就提出了其实一个环境和制度,对人力资本和对于研发,对于一个经济的可持续性本身有很大的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其实有一点点接近最开始的时候,奥地利学派熊彼特关于技术创新的这些想法,但是罗默是把它通过一个现代及西方经济学经典的量化模型把它体现出来,我觉得这个贡献和理论其实是比较鲜明的。为什么他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就是大家其实觉得理论很好,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能把这种理论和现实的经济活动能够比较好的结合在一起,但是我觉得罗默这个内生增长理论真的是他非常鲜明的得奖的贡献。原来都是把整个生产函数当做是外生给定的,但是他是第一个敢于说,它不一定是给定的,而可能是内生的,受到自己经济本身的影响,这个其实很大的丰富了这个增长模型的内涵。

钟齐鸣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